營銷網絡
源頭打假難度更大:種企負責人熱議種業市場監管

近日,本報舉辦“學習功勛人物弘揚種業精神”企業座談會。如何強化市場監管、規范種業市場秩序成為與會20多家種子企業負責人熱議的話題。


一直以來,種業市場套牌、套包、無證經營現象嚴重,“雜牌”種子泛濫,“正牌”庫存量居高不下,極大地限制了我國種業的發展。

農業部、公安部、國家工商總局于去年11月發文并安排部署種子打假專項行動;同時,多部門聯動打假與企業維權積極性高漲相結合,媒體也及時曝光制假造假案件,跟進大要案查處,種子市場秩序有所好轉。

“從兩個方面可以看出市場整頓的效果,一是制假造假的小種子公司數量減少了,二是制種基地的制種面積有所下降。”遼寧東亞種業董事長徐福春說。

另一方面,新式種業侵權行為的隱蔽性也越來越高。山東登海種業公司董事李小霞一口氣說了四五種新的侵權方式,其中以網絡交易,物流配送套牌種子最令人感到無奈。

套牌套包、制假售假等侵權行為不僅損害農民利益,更是嚴重挫傷種企科研的積極性——辛辛苦苦制造的“車”,造假者可以一下子跳上來,劣種驅逐良種現象也就難免了。

“駱駝再大也經不住蟻群噬咬”

——近3年種企數量減少40%,但種企負責人普遍感到無證企業數量并未有明顯減少。

談起侵權,最令企業頭疼的是無證企業的套牌套包。目前,市場上相當部分假種子是由無證企業銷售的。過去三年,我國種子企業總數由8700多家減少到目前的5200多家。但是,種企負責人普遍感到,無證企業數量并未有明顯減少。“再大的駱駝也經不住鋪天蓋地的蟻群不停地噬咬。”北京康莊大道農科公司董事長莊世界的一個比喻,透露出對無證企業侵權的些許無奈。

事實上,一切種子都是由基地生產出來的,如果不從生產源頭抓起,僅靠市場打假,很難根本遏制侵權行為。“不打基地,只打市場,往往事倍功半,非常被動。假種子在市場上可以四處藏身,但是在基地里就無處可藏了。”吉林吉農高新技術發展公司總經理臧新宇的觀點代表了種企負責人的一致看法,抓住基地管控,侵權行為也就失去了土壤。

但是,生產環節打假要比市場打假難度更大,河南秋樂種業副總經理高偉認為,農民增收幅度是考核地方政府政績的重要標準,因打假而造成制種面積縮減,農民收入下降,與政績考核體系的導向相背離,是導致地方政府對基地打假積極性不高的重要原因。

“要給制種基地農戶一定補貼,保障農民的制種收入。”李小霞認為,國家級制種基地建設耗資巨大,應杜絕無證企業或無資質單位以掛靠形式進入基地,除此之外,還應注重培育制種基地農戶的契約精神,只有這樣,企業才可能保護農民的長期利益。

與大田作物相比,蔬菜育種的相對投入成本更高,種企遭侵權所帶來的打擊更加致命。“蔬菜育種對設施要求比較高,投入更大,而且做蔬菜育種,沒有十年時間不可能成功。”山東華盛農業董事長李興盛表示,目前華盛的科研投入占銷售額比例超過20%,但很多侵權者卻只需從繁種農民那里套購來華盛的蔬菜種子,隨便起個名字,做點廉價的包裝,就可以獲得巨額的利潤。

瓜菜育種專家出身、創辦安徽江淮園藝公司的戴祖云也有同樣的體會,“我們企業36.9%的人員從事科研工作,但是侵權只要三五個人,甚至一些夫妻店就可以了。”對此,他建議要完善并嚴格執行蔬菜種子市場的準入制度。

蔬菜種企一旦遭遇侵權,在維權時往往還要付出比大田作物種子企業更高的成本。安徽江淮園藝去年遭遇了套包侵權,請科研院所對套包品種做基因圖譜鑒定后,認定其并非本企業所生產的蔬菜種子。“利用基因圖譜做品種鑒定,可以得出更準確的結論,但是按現行規定,蔬菜種子只能到基地做田間鑒定,人力物力的耗費非常大。”戴祖云說。

要引發一場滌清行業亂象的風暴

——越來越多的種企認識到,積極借助媒體的力量打破侵權行為的地方保護主義壁壘,是一條事半功倍的途徑。

治頑疾需下猛藥。規范種子市場,固然不是一兩個舉措可以完成的,但是要引發一場滌清行業亂象的風暴,還需一次引發蝴蝶效應的振翅。

合肥豐樂種業董事長陳茂新最近注意到,一款打車軟件解決了困擾出租車行業許久的難題。他認為種業完全可以借鑒這一思路,正規種企種子產品外包裝噴上可在權威官方網站查詢的專用代碼,農民只需要查詢代碼,就可以自行判別真偽。這樣,一個小小的軟件,就可能為種子市場的規范化注入巨大的能量。

侵權行為發生后,該如何維權?越來越多的種企認識到,積極借助媒體的力量打破侵權行為的地方保護主義壁壘,是一條事半功倍的途徑。過去幾個月里,媒體反復曝光大要案及存在問題的種子大市場,行業秩序明顯好轉。

但是,從媒體監督到種業整頓,還需經過完善立法和嚴格執法的過程。丹東登海良玉種業總經理宋雨認為,由于相關法規的不完善,導致企業維權時面臨“三難”,即取證難、立罪難和維權標準難。立案標準偏高,侵權責任偏輕現狀下,難以真正震懾違法者。

沒有統一的、專業的農業行政執法體系,執法不嚴造成監管失察,種業市場整頓也是空談。依托地方的執法體系必然有局限性,有企業負責人反映,有些縣市農業執法大隊執法者本人或親屬直接從事種子經營,其執法威信力可想而知;建立垂直的執法管理體系,不失為一個可行的辦法。

解決復雜問題,必需系統辦法。“只靠政府部門來打假,就像讓上游監督下游來防止污染一樣,很難奏效。”陳茂新認為,市場打假要從專項行動式的行業整治,轉為自行運轉的成熟機制,需要企業加強維權意識,讓下游監督上游。不少種企負責人認識到,當前市場環境下,靠一家企業來維權難度過大,效果也往往不好,而通過聯合媒體力量,組建打假聯盟,相互協作,或許正是一次可以引發行業秩序規范化風暴的蝴蝶效應。

北京赛车pk冠军走势图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遗漏 手机彩票排列三下载 股票配资平台 七星彩开奖软件苹果 配资网站先到尚牛在线 排列五杀号彩经网 河南体彩十一选五走势图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快乐双彩复式计算官方 股票配资网站大全 凌晨玩分分彩都是输 手机版天津11选5走势图 快乐10分钟开奖规则 河北11选五全部规则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查询查询结果奖结果查询 山西快乐10分一点技巧没有吗